研究中心

中国版QE来袭 有哪些特色?

  • 作者: 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 刘杉
  • 时间: 2014-07-29 17:12:58
  • 来源: 华尔街见闻
  • 点击率: 2

鉴于财政收入增速下降,而民生支出又不得不增加,为“稳增长”,财政货币化现象开始显现。无论是向国开行提供1万亿元PSL,还是向地方银行提供低息再贷款,都是企图以政策性贷款替代财政支出,扩大总需求。

在媒体报道国开行获得1万亿元PSL低息贷款后,7月25日,彭博社消息称,央行向河北银行提供10亿元低息再贷款。虽然该消息尚未得到河北银行确认,但有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,今年7月以来,央行接连向内蒙古、上海、汉口、长沙等多家地方银行,分别提供了额度为5-10亿元不等的低息再贷款。

这意味着,央行一方面实行“定向降准”,另一方面实行“定向降息”,这种做法实际体现为结构性的货币宽松。尽管此举被冠以“微刺激”,但本质上是一种隐蔽的宽货币政策。上半年的社会融资规模、银行贷款,以及广义货币M2增速,都大大高于去年,显示央行实际启动了宽松货币政策,而这样的政策,在下半年会延续。

目前学界议论央行是否启动了中国版量化宽松(QE),关注点之一在央行是否直接购买国债。由于中国国债市场规模偏小,判断中国版QE是否出现,显然不能以国债购买规模来定性。定向再贷款、定向降准,以及逆回购操作,实际都成为央行释放流动性的政策工具。

中国版QE的三大特点:

一,以定向调控为名,行全面宽松之实。

经过两轮定向降准,以及一系列相关工具创新,央行释放了至少12000亿元的基础货币。如果未来将PSL再用于向国有商业银行提供贷款,或同时以再贷款形式向地方银行提供流动性,那么央行通过多种货币政策工具释放了大量基础货币,基本实现了全面货币宽松。尽管没有名义上全面降准,但达到了全面降准目的。如果考虑到外汇占款下降,甚至不排除央行会以对冲外储减少为由再行全面降准,从而实现更宽松货币环境。

二,隐性降息代替直接降息。

由于宏观当局强调不搞强刺激,并以定向降准为结构性宽松工具,那么央行就不便采取更为激烈的直接降息行动,但碍于市场中融资贵,央行近来又提出以PSL引导中期利率,那么采取隐性降息办法来降低融资成本,或是央行主要宽松手段。

据悉,国开行1万亿元PSL的利率为“4%略高一点”,明显低于市场5-6%的中长期利率水平,而国开行针对棚改资金的贷款利率将在央行基准利率基础上,下调十个百分点,为5.895%。

三,软贷款直接转化为硬支出。

虽然货币投放工具不同,但中国版QE本质上与美国QE基本接近,都是在特殊环境下,启用非常规货币政策,在不扩大财政支出基础上,通过扩大货币投放,增加市场流动性供给,从而改变市场价格预期,刺激总需求。

所不同的是,中国经济作为一个政府管理型经济,尽管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时起决定性作用,但在目前阶段,仍然是“看得见的手”发挥作用。由于银行体系具国有特色,在宏观调控操作中,政府实际可以将政策性贷款转化为另类的财政支出,如大规模棚户区改造信贷支持即是如此。

中国版QE更具隐蔽性,一方面强调不会扩大财政支出,另一方面将货币供应直接转化为政府需求。或者说,在中国,财政与货币更像一枚硬币的两面,只不过看到的画面不同而已。这是中国版QE的中国特色。

2009年的刺激政策是以“四万亿”财政支出为基础的,今年的刺激政策,实际以货币扩张来带动总需求。宏观调控本身已经是总量扩张政策,货币政策具有量化宽松特点,再用“微刺激”来描述宏观管理,就显得有点矫情。

 

 

上一篇:没有了
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5号中青旅大厦15层,3层311-313室 邮编:100007

COFCO Futures Co., Ltd .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05002326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773号